诸事1.0

a. 原本坚持在疫情爆发期回国的小吴及他妈最后没能拗过我爸妈对我及小A的关心,决定暂时不一起回去送人头了。

所以这两天本来应该在忙收拾行李的我,现在在联系改机票了……

b. 改机票这个决定说来有点讽刺。

我晓理动情地劝了小吴两天,他都表示:“哪儿那么严重。”以及“不会那么倒霉的。”

结果在我都准备侥幸一下按期回国的时候,大年初一的大下午,小吴迎来了来自北半球凌晨的我爸妈的“灵拷”神助攻。

他们一波视讯结束后,小吴肉眼可见地被教做人了,口风一下就从“晚点再商量一下。”变成“确定不回去了,这次肯定先不回去了。”

这么一出下来我内心只剩俗套的感慨——进退维谷的时候,关心你的,为你说话人,总是难得。

回顾过往的几年,我和我爸妈有过那么多口角,那么多人生观是非观的冲突,甚至互相在个性和处世方式上有过那么强烈的不认同,但我从来没有怀疑过——他们是顾我的、牵挂我的人。在必要的时候,在任何时候。

c. 既然决定了改机票,整理好情绪,接下来就是要回过神对待眼前的生活了——

去看过了验血报告,没有显示什么很严重的问题,倒是因为当场胃病犯了,被开了胃药,这阵子一天一粒地磕着。

(最近的命是胃药给的!)

也见过了律师,了解之前听证会的结果和官司的情况。

“安西教练”这回理了头发,换了身行头。虽然依旧casual,但对比上一次见面留下的的海滩、夜场形象,这次人看着就明显可靠了许多。

所以当他说对官司有信心的时候我选择相信他(是的没错我肤浅!!)。

最近值得提的事差不多就是这些了,虽然并没有在日理万机,但今天才总算找到点时间写上。(我太难……)

题外话做结尾——家门口开了家funtea,霸道系列好评啊